谨忱

日常沉迷张艺兴德云社和白龙冠天的老张家二奶奶。

我不知道起啥标题

半夜睡不着觉看了《相声有新人》,我不敢说自己特别懂相声,怎么着也能明白点儿,我也就算个日常沉迷我社相声跟说相声的人没有我社就睡不着觉写不了作业的高三狗。

没有大道理也没有书面语,我就是很认真很严谨很严肃很庄重的给我堂良金东打call。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么一对比,诶,堂良金东真是没法儿没法儿的好了。(当然有的选手也很棒啦,这里不做说明咯。)

郭老师说的对,德云社这么棒,都是同行的衬托。

栾队奉旨怼人的,还有烧饼等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流氓【划掉】文化人儿,我觉得还是不要随意diss你社的演员了。惹不起惹不起。

要是想挨说相声的打,那简单阿,随便找一小园子,得赶上人家说相声的时候。提前备好炸糕小猪佩奇蒲公英梗儿啥的,趁他们上台说时迟那时快蹿到跟前儿,憋足一口气使劲儿喊出来:“爸爸,我公式给忘了,求您赐我一死!哇呀呀呀呀。”


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你社都是文明人儿,能动嘴就不动手。

过年

张艺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