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忱

九辫儿是我心头白月光,是我心尖儿朱砂痣。

有感而发 心疼心疼张老师好不好

脑瓜疼...希望前线小姐姐们还是要控制一下自己。


稀里哗啦:



不是文章!不服憋着!!




          杨老师昨晚上的那个“我是将就你们啊,还是将就相声”,帅爆了。




          其实前天晚上两位老师状态就不好了,可是张老师就想给大家一个福利,所以台下搭茬的,提要求的,来者不拒,可是杨老师就消极多了,甚至在活中直接就说“这相声没法说了”这种话,之前也说过,可是不是这种表情。




         昨晚上张老师进门的时候状态确实挺好,开开心心和阿姨啊,粉丝啊,师兄弟啊打招呼,杨老师开始的时候状态也可以,越往后就越不行了。直接最后杨老师不止怼了下面说轻点的那些妹子,还说一句“就这么喊,肯定响不了啊”,说明昨晚上已经把他逼到极致了。




         往常如果杨老师严肃的时候,张老师都会开个玩笑遮过去,比如有一次就说“谁让你说她们的,这是我的粉丝”,然后九郎老师就自然而然的过去这一part可,可是昨晚张老师什么也没说,说实在的,两位老师仁至义尽了。




          昨晚上最后返场,有好多次张老师说着说着就被打断了,然后还有几次妹子们要求张老师唱什么,或者回答什么,杨老师都直接说“别让张老师唱了,他还有别的节目,等会儿就唱那个”或者是直接替张老师回答。我看弹幕里有人说九郎别抢话了,让张老师说。我就想说,妹妹,你听听张老师的嗓子,他还要唱,还要回答,你心疼心疼他行不行?杨老师其实不是在抢话,是在帮他挡着。有好多问题问的真的很奇怪,张老师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他又心疼粉丝,他舍不得怼你们,你们就舍得这么对他?




         两位老师对相声有着洁癖,畏敬着相声。张老师可能是他自己性子温柔,对舞台珍惜,而且是郭老师养大的原因,所以对观众有求必应,甚至他愿意为了相声付出一切,即使表演方式和现场观众的反应不是他真心想要做的,他都能做到,因为他爱,他认真,他心疼他的粉丝,他知道这群姑娘千里迢迢赶来看他不容易,他知道他自己能活着上台也不容易,所以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大家开心,活碎不碎,包袱响不响,形式他喜不喜欢他都不在意。




         可是杨老师不一样,我觉得杨老师和少爷在这一点很像,他不能允许自己最爱的相声违背了传统,少爷说过,如果传统相声卖不出票,不可乐,他宁愿不说相声,也不要改变传统相声。杨老师也这样,好几次了,张老师也说,杨老师也说,“就这么学的”这句说了不下三四遍,怎么还有人喊轻点呢。我知道,大家觉得这是在增加互动和趣味性,可是抱歉,没意思,也没什么趣味性。




        真心希望以后别这样了,妹子们心疼两位老师,爱两位老师,就别搭茬,别刨活,别喊“轻点”,别再问“为什么不演学哑语”了,谢谢了。




       



真好..特别好

青城山下的小妖精:

超话翻到的,侵删
这是什么神级公式 :婚礼流程+怀孕生子+夫妻恩爱+幸福生活=九辫儿
受不了受不了
看来最近邪教太放肆,我正宫郎忍不住,出来立威啦
(悄咪咪的说一句,邪教我也是迷的不要不要的,有同样爱好的小姐妹小兄嘚来找我玩啊)

我不知道起啥标题

半夜睡不着觉看了《相声有新人》,我不敢说自己特别懂相声,怎么着也能明白点儿,我也就算个日常沉迷我社相声跟说相声的人没有我社就睡不着觉写不了作业的高三狗。

没有大道理也没有书面语,我就是很认真很严谨很严肃很庄重的给我堂良金东打call。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么一对比,诶,堂良金东真是没法儿没法儿的好了。(当然有的选手也很棒啦,这里不做说明咯。)

郭老师说的对,德云社这么棒,都是同行的衬托。

栾队奉旨怼人的,还有烧饼等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流氓【划掉】文化人儿,我觉得还是不要随意diss你社的演员了。惹不起惹不起。

要是想挨说相声的打,那简单阿,随便找一小园子,得赶上人家说相声的时候。提前备好炸糕小猪佩奇蒲公英梗儿啥的,趁他们上台说时迟那时快蹿到跟前儿,憋足一口气使劲儿喊出来:“爸爸,我公式给忘了,求您赐我一死!哇呀呀呀呀。”


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你社都是文明人儿,能动嘴就不动手。

过年

张艺兴.💕